采耳

发布时间:2019-06-03  本故事已累计被阅读 154 次

 采耳 民间故事

民国二十一年(1932年),周山才十九岁,可已是远近闻名的“小舒服”高手了。

西南地区民间有“三大快活”之说,分别指采耳、捏脚、洗澡。“采耳”即掏耳朵,又叫“小舒服”。采耳师灵巧的手指操弄各式工具在人耳狭小的乾坤内大做文章,耳内时而像小虫爬过轻痒难耐,时而如微风吹进沁心爽肺,时而磬声幽响时,而洪钟轰鸣,让人享受到不可开交的舒服。有人掏了两次耳就上瘾,把这小舒服当成人生一大享受。

周山十岁学艺,因为勤劳善良有手艺,两年前订上了媳妇,是邻村比他小两岁的漂亮姑娘杨惠,两人从小认识,感情很好,为了娶妻成家,周山决定到百里之外的城里采耳挣钱。

进城后,因手艺好,很快立住了脚,他不再走街串巷,而是租了间小铺面,等客户上门。

周山的客户中,有些是需要他上门去服务的,其中最赫赫有名的就是黄师长,人称“黄大炮”。黄大炮占据五县一市,他不抽大烟,可他特别喜欢掏耳,他说掏耳比抽大烟还舒服。全城所有的掏耳师都为他掏过耳,他说周山的手艺最好,便定下个规矩,每逢初一、十五,只要没特别重要的事,周山都要上黄府去为他掏耳。为了方便进出戒备森严的黄府,黄大炮专门制作了一张特别通行证给他,这通行证一面贴着周山的照片,一面贴着黄师长的照片,黄师长给的报酬也相当可观。

这天,周山挎着装满掏耳工具的皮袋去黄府,至一拐角处时,突然蹦出一个十多岁的男孩,夺了皮袋就跑,周山呼叫着追上去。

男孩跑得很快,过街穿巷,钻进了小巷里一家小饭馆里,周山追进去,见男孩把皮袋给了一个戴黑礼帽的男子,周山正要抓这男孩,他从男子手里接过一个银圆一溜烟跑了,周山惊愕地看着这男子和他手里自己的皮袋。

男子微笑着说:“周师傅,坐。”随即叫店小二上了一桌子好菜,他端起酒杯又说:“周师傅,敬你一杯。”周山不端酒杯,他说:“我不认识你,你为什么叫人抢我的皮袋?快还我,我还要去为黄师长采耳呢。”他想说出黄师长吓唬这位,谁知这位丝毫不惧,说:“放心,我已叫那男孩带口信去黄府,说你今天有急事,暂时不去了。”

“你是什么人?找我干什么?”周山问。男子说:“吃了饭我就告诉你。”

吃完饭,男子带他到客栈里,这才告诉他,叫他来是想让他干一件天大的事──刺杀黄师长。

男子说他叫李虎,是刘师长的副官。周山知道刘师长,地盘和势力跟黄师长差不多,是黄师长的对头。李虎搬出一小木箱银圆说:“这是订金,你只要应下,事成之后还有十箱。”

周山看了看银圆摇头:“你们神仙打仗跟我凡人无关,你给我再多钱我也不会干。”李虎说再给他加钱,他还是摇头。李虎突然掏出手枪指着他说:“神仙打仗,凡人遭殃,你干也得干,不干也得干。”

周山从小跑江湖,他可不吃这一套,他笑着说:“你杀了我,黄师长还照样活着,你有本事直接去杀他,找我干什么?”

“你可真是个油盐不进的家伙!”李虎拿他没法,只好把皮袋还给他说:“滚!不过你记好了,你要是把今天这事说出去,你就回老家给你家人收尸吧,包括你那没过门的媳妇。”

“这个我明白,谢谢李大哥!”周山鞠了个躬,挎上皮袋走了。

出了客栈,周山才感觉背心全是汗,那一箱闪亮的银圆还在他眼前晃,可他清楚上船容易下船难,他只想挣钱娶媳妇,安稳过小日子。

可他不知道,在这军阀混战的乱世,安稳不安稳不是由他小百姓说了算的。

一天,周山的二哥突然来了,说杨惠死了。周山如遭雷击,问怎么回事,二哥欲言又止,叫他回去再说。

回到老家,看到杨惠的尸体,周山当即晕倒。醒来后,他岳母告诉他,几天前,一队官兵说要上前线,驻扎在村里,一个当官的就住在杨惠家,谁知这当官的看上了杨惠的美貌,说要娶她当姨太太,被杨家严辞拒绝。哪知他们把她掠进一片树林,先是那当官的糟蹋,后来又让当兵的糟蹋,杨惠不堪其辱,当夜投井而亡,那当官的,就是黄大炮。

周山掏出那张特别通行证,指着黄大炮的照片问岳母:“是他吗?”他岳母大声说:“就是他!化成灰我也认得他,你怎么有他的照片?”

周山什么也没说,他强忍悲痛,办完杨惠的丧事,又回到了城里。

把自己关在屋里,周山看着黄大炮的照片说:“黄师长,对不住了,谁叫你欺负到我头上呢!”

周山照常做他的生意,照例初一十五去黄府服务。

秋天过去,冬天来了。腊月十五这天,天降大雪,很冷,周山照例又去黄府,照例经过卫兵检查后,他坐在了书房等黄大炮。不多一会儿,黄大炮来了,他坐靠在太师椅上,双脚踏在面前的火盆沿上。书房门关着,两个卫兵一左一右站在门口。

“开始吧。”黄大炮说。周山点头哈腰说:“是!”他揭下黄大炮头上的虎皮帽,开始掏耳,黄大炮闭着眼睛,一声不吭地静静享受着……

照例,一袋烟的工夫,掏耳完成了,黄大炮照例舒服地睡着了,每次掏耳后,他都要在太师椅上小睡半炷香工夫。

周山静静地收拾好工具,轻轻开了门,卫兵朝里看了看,小声问:“睡了?”他朝太师椅一努嘴,小声说:“睡了。”卫兵轻轻关上门,他向他们点头笑笑,离开了黄府。

出了黄府,周山小跑到附近一家客栈,骑了预先寄放在这里的马,响亮地抽了一鞭,很快便离开城区,消失在飞扬的雪花中。

却说在黄府,半炷香时间过去了,两个卫兵没听见动静,开个门缝一看,师长还在打盹,就关上门。又过了半炷香时间,还没动静,两人感觉不对劲,轻手轻脚走近,见师长睡得正香,可脸色不对,大胆伸手指到鼻前一试,惊得大叫:“师长——师长死了!”

黄师长的家人和肖副官等人闻讯赶来,发现尸身已变冷,再一查看,哪儿都没有伤,肖副官揭去黄师长头上的虎皮帽,发现右耳有一点血丝,用灯照看,左右两耳都能见到一根细细的铁钎,显然是被这铁钎刺了个对穿。

“传令下去,抓住掏耳朵的周山!”肖副官大声命令卫兵。

到第二天,周山的影子还没见着,而闻得黄大炮死讯的刘师长趁黄部群龙无首之际向黄的部队发起了攻击。

五天不到,黄师长的地盘变成了刘师长的地盘,地盘和人马扩大两倍的刘师长成了刘军长,黄大炮的“黄府”改成了袁府,里面住着刘军长手下第二师师长袁卓,世面渐渐平静下来。

第二年夏天,藏匿了大半年的周山打听到不但没官兵追捕他,反而民间说他是个为民除害的英雄,他悄悄回到原来的住处,房东果然为他摆酒庆功,说他是英雄。他回到老家,在杨惠的坟前祭奠后又回到城里,也没官兵来找来,他才放下心来,重操旧业。

这天,周山铺里进来两个军人,其中一个说:“我们袁师长要掏耳。”他一看,惊得目瞪口呆,这袁师长就是当初找他杀黄大炮的“李虎”。

“是你——?”周山看着袁师长。

“对!是我,你帮我杀了黄大炮,我特意登门感谢。”袁师长微笑着说。

周山沉下脸说:“不必谢,我是帮自己,他糟蹋了我的女人,我不杀他老天爷都不同意。”

袁师长说:“说得好,他死有余辜,你除了他,我才当上这师长,为了感谢你,我决定每月初一、十五来这里享受‘小舒服’,这两天我包了,你不能接待其他客人。当然,报酬高过黄大炮给你的,你不会像对黄大炮一样向我下黑手吧?哈哈哈——”

因为有袁师长的捧场和英雄的名声,周山的生意好得忙不过来,他招了三个徒弟,买下并扩大了铺面。

一个雪花纷飞的晚上,周山突然听得门口有响动,出去一看,躺着一个人,奄奄一息,他和徒弟把这人弄进屋,这人抓住他说:“周师傅,你不认识我了?”他仔细一看,大吃一惊,这人竟然是黄大炮的副官肖成,他以往去黄府时,每次先见到的都是肖副官。

“你——?要干什么?”周山问。

“我要死了,死之前,我来告诉你一个秘密。”肖副官接下来说出一件让周山做梦也想不到的事。

原来,当时袁卓化名“李虎”找周山刺杀黄大炮没成,他又暗中买通了黄大炮的副官肖成,答应事成后让他当副师长。肖成同意反水,可他不想背忘恩负义的坏名声,不愿自己动手杀黄大炮,于是袁卓出了个主意,让肖成故意带黄大炮到杨惠的村庄,黄大炮并不知道杨惠是周山的媳妇,肖成怂恿好色的黄大炮糟蹋了杨惠,这样利用周山除了黄大炮。可事成后袁卓食言,要杀肖成灭口,肖成逃进深山,半月前被袁卓的人发现,他虽然逃脱,却受了严重的枪伤,眼下枪伤发作,危在旦夕。

周山听完,愤怒地抓住肖成的领口:“你们这些畜生!我与你们八竿子打不着,你们为什么不让我一小老百姓过个安稳日子?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难道你想再利用我一次,让我去杀袁卓?”

“你——你看着办吧。”肖成头一歪,死了,脸上残留着一丝狡黠的笑。

本文地址: http://www.guaiwu2014.com/minjiangushi/cai_er.html
故事说明:这是一篇关于      的故事,故事的名字是《采耳》。
版权声明:本故事来源于网络,版权归 原作者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支付宝领红包


(名言警句自动采集自网络,如有错误或不当,请联系)